關於部落格
  • 1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小店裏安了家



剛來的時候,只是許多乳白色的小花苞挨挨擠擠的從密密的葉子裏探出頭來,如天幕中躲躲閃閃的星星,又如一群害羞的小姑娘,低眉順眼中帶著幾分顯赫植髮俏皮的天真,用好奇的眼睛審讀著這個陌生的世界。

只過了兩天,也許是熟悉了罷,便爭相開出花來了,鮮鮮亮亮的黃,在綠葉的襯托下煞是好看。它的花小小的,沒有平常的菊花那麼大,但我喜歡,喜歡它的精緻、柔美和那份淡雅的寧靜。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開,下麵的待放。顏色便上深下淺,好像那黃色欲意飛濺開來,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畫裏幾筆亮麗的水彩柔和了整個冷峻肅殺的秋天。每一朵盛開的花展開無數細細弱黑店百地雪纖瘦弱的花瓣,就像無數個形態各異的觸鬚靜靜的觸摸著這個清清涼涼的世界。每一個花苞則更像嬰兒嫩嘟嘟的小拳頭奮力的握著,蓄滿了稚拙的力量;又像一個忍俊不禁的笑容,就要綻開似的。它素淨的立於一隅,不喧鬧不作態,靜靜地開放,猶如從遠古款款走來的女子淡然而素雅,通體透著一股清麗和智慧,讓人心生敬意而又憐植髮失敗愛有加。

閒暇時候,我凝望著它,它凝望著我,覺得那一簇柔柔的黃不只在我眼前,也在我心裏緩緩撫過,它撫平了這些時日一直壓在我心上的焦灼和憤怒,那是源於在夾縫中生存的艱難和無助。此時,我沉浸在這繁密的花朵的光輝中,別的一切暫時都不存在,有的只是精植髮失敗神的寧靜和靈魂的昇華。

這裏除了絢麗的黃,還有淡淡的芳香,似有似無的,夢幻般籠罩著我,忽然記起二十多年前老家的花圃裏也曾有過這樣一株雛菊,在陽光裏依舊開得燦爛。只可惜那年的冬天來得早,我在外地上學,等我到家的時候,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雪已把它砸得七零八落,淚光中僅剩的枝靜脈曲張莖也已在寒風中凍成了冰淩,我心戚戚:也許再也不會看到這樣盛滿的雛菊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